邻居家一只叫鲍比的猫咪,平日里经常趴在我家台阶上晒太阳。但是不给摸不给碰,甚至不给近距离观赏。


谁知道在这么一个傍晚来了个不经意的葛优瘫,还被我抓拍到了哈哈哈><

【魔兽同人】伊瑟拉之泪(大三角友情向,一发完)

CP:无,具体来说应该算是莱洛麦友谊向

背景:大背景走游戏设定,细节很多杜撰,电影场景借用了一点。时间上,大概在三人年轻时,麦迪文没有昏睡之前。


这篇文送给亲爱的  @林朵 。


===============

晨露的味道还湿漉漉地弥漫在空气里,太阳只微微透出一丝光亮。初春早上,暴风城的贸易区没有什么店铺开门。


一只猫咪缓缓地踱步着,一步一步走得一丝不苟,像是视察属于自己的领地。


有一个瞬间,它停在原地竖起耳朵,紧接着弓起身子跳上了奶酪店的窗台。


拍卖行的方向隐隐传来了马蹄

挺喜欢《第三十八年夏至》这首歌,把曲调翻成了小提琴琴谱...额希望没有侵权...我本人不保留任何权利。中文会乱码所以只好英语,抱歉了。


连弓主要参考了桃李醉春风的简谱,简谱也已经附上 (简谱D调转G调,我是全C调)。


7月23号修改更新了一些细节:

不太会用Flat,强弱和颤音前半部分标了但是觉得不是特别完美,所以后半部分一懒就没有标。前期的连弓修改了不少,大概我个人喜欢拉长弓的缘故吧><

之前发重了抱歉^-^

灰zki:

HERE 字幕制作完成已上传b站
1028p中英双字请观赏
感谢字幕组小伙伴的努力

地址在这里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mobile/video/av5370641.html
微博里可搜索到高清片源出处

两小时整的本福,亚美尼亚水彩画似的风景。
一部有点冗长的讲述远行与故乡,爱情与人生。不同的人生轨迹总是作为失败爱情的理由
g的爸爸说We dream the world you lived in.
g的妈妈却说My dream is here. 只是儿女都不在身边

我其实想替女主说 我的梦想在你身边

如果有那么一个人,我跟你去天涯海角

【魔兽电影/游戏小说】命运之罚 <啰里啰嗦的后记,以及所有章节链接整理>

后记及章节整理 (链接见最后)


番外二炖肉已更新(点我),修文基本完毕,至此终于可以说一句全文完。


关于修文:前几章修改了遣词用句,第一章修改的尤其多,主要是删减了无数的废话(但不包括文后的话唠),添加了一些心理活动,没有结构或故事的变化。


在大家扔砖前,让我先自己反省几句。首先,关于那本笔记,其实是个隐藏任务……卡德加在暴雪的某个设定里(对,是某个),在德拉诺毁灭的时候并没有死去,而是凭借在麦迪文那里学会的种种法术,尤其是对付时间和空间的法术,在虚空中飘荡很久,直到被德莱尼的纳鲁所救。本文设定里,那本笔记里曾经藏着一个循环时空,...

【魔兽电影/游戏小说】命运之罚 <番外二,(洛麦) NC-17>

正文最后一章点我

番外一点我 


番外二 法则(洛麦,NC-17)


艾泽拉斯的法则已经一再衰弱。


“……而寂寞是最要命的。”


一束晶亮的奥术笼罩了洛萨,那些仿佛隔着水波的声音一个个破碎了,气泡上模糊的斑斓色泽沉下去,重归没有知觉的死寂;而他却被那声音引诱,留了下来。


也许,他不该留下来。


“希尔斯布莱德山丘的苹果酒,今年的新酿。”【1】


“来自鹰巢山的啤酒,泡沫来自过度发酵的大麦。”【2】...


《火线对峙》访谈:24岁本·全身都是戏·福斯特放飞自我!(熟肉)


深夜秀带您领略:十年前自己还是一棵嫩葱的本,是如何大谈发型胡子,女人,和野猪的。


感谢参与制作的小天使们~爱你们~

【魔兽电影/游戏小说】命运之罚 <番外一,(洛麦/萨麦) NC-17>

正文最后一章点我

番外一 一个早晨(NC-17)

警告:本文虽然还是继续洛麦,但为了开车描写了很大一部分萨麦相关,虽然没有感情在但还是请慎入!

警告:本文有强迫行为,不忍看麦迪文受罪的请小心!

警告:车上有未成年人!心地善良你还要看下去吗?


本文与正文几乎没有关联,纯纯粹粹就是为了飙车!

(好了炖肉前只有一个要求:看完后还请大家相信我是个高洁的好人。)


北郡修道院的清晨是温和而美好的,事实上这里简直太过安宁,除了上了年纪的牧师以外,平日里很难见到什么其他人了。


只有安度因·洛萨是个例外。...


魔兽电影宣传2015圣地亚哥漫展第二发,全员集合。(熟肉)


感谢参与的小天使们,爱你们!

【魔兽电影/游戏小说】命运之罚(洛麦)<第十一章,正文完结>

上一章点我

11. 卡德加的信 (正文完)

渡鸦张开翅膀向着诅咒之地飞去,秋日的气息鼓动着他的乌羽,将日光均匀地涂抹在那黑色的万千纹理中。麦迪文觉得自己多少恢复了些力量,但同时也更敏感的察觉到了诅咒之地的异动。


那是来自邪能的窥探,它沾染着远方德拉诺无力地叹息,轻易地划开了时间空间的约束,望向艾泽拉斯的土地。


此时,诅咒之地的天已经变得很是诡谲。一道道红色绿色的残影像是被刻意撕碎拉扯的彩虹挂在那里,混杂着大大小小悬浮的碎片和颗粒。那些残影粘连着一近一远两层影像。近的影像是艾泽拉斯被战争染红的天空;远的则不甚清楚,只隐隐能看到一轮红日,...

© 后悔没练过法师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